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校草制霸录 四、跳舞

发布时间:2019-09-25 12:58:31

校草制霸录 四、跳舞

吴梓臣摆出狗头军师的架势,捋着并不存在的胡须,摇头晃脑地説道:“学生会筹办的元旦晚会,説白了就是矮子里面挑将军,大家都是高中生,説破大天又能有多高水准?所以要想出彩无非就两条路,一是技高一筹,就是别人歌唱得好,你比他唱得更好;别人舞跳得‘棒’,你比他跳得更‘棒’,自然可以轻松入选。。:。不过从老大之前的描述来看,恐怕你们国学讲谈社暂时还没有那样的人才!

“还有一条路是剑走偏锋,就好比独‘门’生意,别人都不会,唯独你会,当然走到哪里都能吃得开。可你们国学讲谈社有什么独‘门’生意呢?礼、乐、‘射’、御、书、数君子六艺?还是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人生八雅?六艺是上不了台面的,八雅则是样样都玩不过古琴社、烂柯棋社那些专业人士,所以在独‘门’生意上也是白搭!”

江水源有些郁闷:“一个是人无我有,一个是人有我优

校草制霸录  四、跳舞

,咱们什么都不搭架,难道只有被淘汰的命?”

吴梓臣摇摇头:“拼技术你们是拼不过了,现在看来只能拼人!”

“拼人?”

吴梓臣自信满满地説道:“知不知道娱乐界有一种人是‘人红歌不红’?就是歌手在歌坛‘混’迹无数年,人们一提到他的名字,轻易就能想起他这个人、记得他的长相,可他唱过的歌却一首都不记得!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他们过于注重于人气和名气,忽略了本身音乐素养的改进和学习,导致他们虽然作品很多,但为人所传唱的歌曲却没有,倒是他们的炒作、‘花’边等音乐之外的东西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无疑是一个歌手的悲哀。不过对于你们来説,却是非常值得借鉴的!”

“你的意思是?”江水源隐约猜到了吴梓臣的意思。

吴梓臣眨眨眼睛:“老大,小弟的主意不算好,但只要稍微‘花’费的时间,通过学生会遴选,参加学校的元旦晚会应该问题不大!不过小弟有个条件,那就是我出的这个主意如果最终通过遴选参加晚会,你们的服饰、发型和化妆必须由我一个人包办,不得假手他人。否则别怪小弟以后不认你这个大哥!”

“呃,你也知道国学讲谈社是个清水衙‘门’,没有多少钱的。而且为了这台晚会,也不可能‘花’费太多。”江水源决定把丑话説在前头,“如果你的主意‘花’费不大的话,这些事情当然要拜托你出马!”

吴梓臣马上diǎn头道:“老大放心,预算绝对不会超过两百块钱!如果超过两百块钱,超过部分由我这个导演一力承当。怎么样?”

“好吧,”既然吴梓臣已经如此大包大揽,江水源再推三阻四就显得不够义气了,“那你的主意是?”

吴梓臣摇摇手指:“现在还是个秘密!不过前期准备工作还需要老大你筹备一下,那就是从你们社团里面挑选十多个社员,周末在学校。尽量‘女’生多diǎn,长得好自然更好,长得不好也无所谓;但男生必须要相貌周正的,怎么着也得在中等以上,不能太过寒碜!”

“为什么男生要求那么高?”江水源有些纳闷。

话説国学讲谈社里‘阴’盛阳衰,找十来二十个相貌出众的‘女’生都不是难事,可要想找相貌周正、中等以上的男生估计三五个都很难凑齐!

吴梓臣笑道:“老大,你没听过‘帅就是正义’么?只有男生长得帅,才容易通过学生会的筛选。否则几个相貌磕碜的男生凑在一堆‘女’生里,会让人情不自禁想到‘一泡‘鸡’屎坏缸酱’,很倒胃口的!还有就是老大你必须参加,否则小弟这个主意肯定不灵光,至少要折损五成以上的威力!”

“也好,就听你的。”江水源虽然感觉有diǎn古怪,然而这种事情是宣传部的分内之事,作为主持工作的副部长理所应当要参与其中并挑起大梁。

接下来的几天里,吴梓臣全身心投入到他的导演大业中去,连平日里定时发布的“校园八卦联播”都宣布暂时歇业打烊。江水源、魏处默乃至蔡小佳都有些好奇他究竟要捣鼓出什么新‘花’样,可是他却守口如瓶秘而不宣,让大家愈发好奇起来。

与此同时,江水源在获得社长刘欣盈以及陈荻、傅寿璋等三人首肯之后,也在国学讲谈社内竖起了招兵大旗,广纳八方贤达天下豪杰。对于即将表演的节目,国学讲谈社上下都充满好奇,社长刘欣盈都曾再三追问,江水源只以一句“周六自见分晓”来搪塞。——其实他也不知道吴梓臣究竟要提提哪一壶!还别説,不知是隐瞒吊起了大家的胃口,还是讲谈社内素来团结,短短两天就有二三十人报名,远远超出吴梓臣之前的人数要求。

听到江水源的回报,吴梓臣大手一挥:“放心,报名的人越多越好,因为我这个导演还要再筛选一回的!报名的人越多,我挑选回旋的余地也就更大!”

在众人的殷切期盼中,周六终于如约而至。

江水源来到国学讲谈社的时候,发现吴梓臣已经与早来的社员打成一片,正组织大家挪动阅览室里的桌椅腾出一大片空地来。他有些好奇,便问道:“吴梓臣,你这般大动干戈是想干什么?该不会是腾出场地准备跳舞吧?”

吴梓臣顿时翘起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老大您真是铁口直断啊,一语中的!”

“真的准备跳舞?”吴梓臣的答案让江水源吓了一大跳,“我可告诉你,咱们国学讲谈社有舞蹈功底的真没几个!而且咱们学校有专业的街舞、芭蕾舞、健美‘操’等社团,论创意、论实力,我们这些临时抱佛脚的恐怕拍马都赶不上他们!”

“所以我老早就説过,咱们不拼技术,只拼人!”吴梓臣显得‘胸’有成竹。

听説表演的节目是跳舞,讲谈社的社员们开始窃窃‘私’语,议论纷纷,显然大家都对节目的前景不看好。毕竟眼下距离元旦只有十多二十天的时间,中间还要通过学生会的初选,要练习一段拿得出手、上得了台的舞蹈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吴梓臣看大家来得差不多了,便拍拍手掌説道:“如同大家刚才所听到的,我们这次表演的节目是舞蹈。想来很多人在此之前对于舞蹈一窍不通,不过放心,我们学的不是那种高难度的街舞、芭蕾舞,也不是标准严格的‘交’谊舞,而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广场舞。你们想想,小区里的老头老太太顺大溜跟着跳几天都能学会,何况我们年轻人?肯定三两天工夫就能上手。动作简单,上手快,这是我选择广场舞的原因之一。

“而我选择广场舞的第二个原因是咱们学校街舞、芭蕾舞、健美‘操’等专业社团喜欢搞自己阳‘春’白雪的那一套,对于广场舞这种下里巴人看不上眼。然而广场舞具有很高的娱乐‘性’,大家喜闻乐见,加上硬件要求不高,非常适合台上表演和台下参与,很能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即便元旦晚会结束,诸位国学讲谈社同仁也可以在闲暇时间跳跳,当作日常的健身娱乐手段,岂非一举两得?

“再者,咱们跳的内容不是公园内、小区里大爷大妈们那种老歌、情歌,而是近来最流行的歌曲小苹果,舞蹈动作也是我请朋友专‘门’编制的,你们看了肯定非常喜欢,评委看了绝对举手通过,学生看了也会喜闻乐见!不信大家请看——”

説着他便从身后桌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播放视频。

视频很短,只有四五分钟,不过确实非常有看头,江水源都觉得如果二三十个人在台上整齐划一地跳出这段舞蹈,肯定最后能登上学校元旦晚会的舞台。但江水源还有几个问题要提:“这段舞蹈是很‘精’彩,但我发现它的很多动作都非常‘女’‘性’化,是不是全部由‘女’生表演会更好些?”

吴梓臣立即否决了他的提议:“错!如果全部由‘女’生跳,那么这段舞蹈就会变成很一般的广场舞;只有男生出现在队列里跳‘女’生的舞蹈,才会这段舞蹈最大的看diǎn和笑diǎn。要知道现在这个社会是‘女’无姦情不红,男无基情不火!”

边上马上有男生质疑道:“为了追求看diǎn和笑diǎn,就要让男生跳‘女’生的舞蹈?那样的话,让男生在台上果奔,岂不是看diǎn和笑diǎn更多?”

吴梓臣歪着头思忖一两秒,然后很认真地答道:“可是果奔违反校规!”

“搅基就不违反校规么?”

“在此之前我认真查过,搅基还真不违反校规,至少校规里没有明文规定!”吴梓臣镇定地答道。

江水源觉得他们扯得有diǎn远,赶紧继续问道:“还有一个问题,现在时间紧迫,大家怎样才能尽快学会这段舞蹈,并且做到整齐划一?”

“所以今天我们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根据大家学习的进度和对舞蹈的悟‘性’,对各位报名人员进行一轮初选,把那些连老头老太太都不如的家伙剔掉,免得将来坏了大家的辛勤成果!”説完吴梓臣再次拍拍手掌,“好了,现在大家听着音乐,跟我来学第一个动作!”

ww.h

荆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荆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荆州治疗男科方法
荆州治疗男科费用
荆州治疗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