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中介眼里的节后楼市或叹生存难或言房好卖

发布时间:2019-11-09 19:56:35

  中介眼里的节后楼市:或叹生存难 或言房好卖

  一批房企快速消失,或迎来市场新一轮调整。1月27日,上海嘉定区一楼盘打出大幅促销广告吸引消费者。 新华社 发  昨日两条楼市惹关注:一是安徽芜湖发布公告称,仅仅实施了3天的“房产新政”“暂缓执行”,这让人不仅想起去年10月广东佛山的“一天新政”——上午放宽限购条件,当晚暂缓执行;二是广东省中山市成为今年全国第一个“限价令松动”的城市,该市住房限价已由去年的每平方米5800元上调至6590元,中山天睿地产市场总监陈琳艺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对我们来说,这是大好事。限价上调后,公司除了别墅和市中心少数项目之外,其他的都能卖了。”而中山市政府及住房管理部门一再强调,提高限价并不意味着放松调控,但依然有不少人猜测和解读为“调控松绑信号”。   “我2004年入行,经历了几次调控。这次的时间,真长。”沪上一位房产中介店主向掰起指头:若从2010年4月的“国十条”算起,已历时22个月。而今,春节过后,动向如何?走近堪称“最敏感”的房产中介们。   现状走访调查   门店:一上午门可罗雀,30家两年只剩8家   店员:站着打,这样才能“富有感情”   在长寿路某房产中介公司工作的小刘,过完春节刚回上海,却想着是不是该换份工作——从去年6月以来,他就做成3笔买卖,主要靠着1000元底薪和租房市场维持生活。   春节后,“顺昌房产”锦绣店的业务员们逐渐从老家回来了。老板张成红的心情却不怎么好,受到持续一年多调控的冲击,“顺昌”已经从鼎盛期的6家门店,减少到目前锦绣店、金桥店2家,“业务员流失也很严重。”张成红说,“我这里还有十几个人,附近的大部分门店,业务员都走了一半以上。”   据了解,两年前,浦东成山路附近曾有近30家房产中介,现在只剩8家。长寿路上的一些中介店铺,至今还在“春节歇业”,开张的几家,也处于半开工状态,店内一半的电脑桌都空着。骑助动车前往,本想着随小刘一同带客看房,那想到一上午门可罗雀。   临近中午,业务员小谢在门口“守株待兔”。一对老年夫妇路过,小谢起劲地介绍;问了价格后,夫妇彼此耳语了几句,还是走了。   大部分业务员每天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原来每周至少要带看3次,现在一周能带看一次就算不错了。”小谢叹道。   闵行颛桥地区某中介业务员翟玉彬很勤奋,每天早上9点多开始上发布房源,更新信息。之后的两个小时,小翟都要给自己手上的客源打,他手上有购房需求的客户有200多个,但店里有个规矩——要站着打,因为这样才能“富有感情”。打完,小翟就骑电瓶车去接客户看房,天冷忘戴手套,出去一趟后手都冻紫了。因为每天要打130多个,带客户看房时还要“拼命”地介绍,他晚上下班后根本不想说话。 [1][2][3]下一页但即使这样,收入也有些“可怜”。“过去好的时候拿过五位数月薪。”小谢回忆,“现在就差远咯!”   员工的薪酬,张成红最清楚。和多数房产中介一样,他手下业务员的收入包括底薪和提成——底薪1500元,交易成功则提成30%,也可以选择不拿底薪,这样可以提成50%,一些能力强的业务员,往往会选择这种方式。   “形势好的时候,最好的业务员月收入多达3万元以上,甚至五六万,都买房买车了。”张成红说,“不过现在,除了个别能力特别强的,大多数还是先拿底薪,至少保证基本生活。”   应变动向解析   缘何业绩不降反升?反而“房子好卖了”   如何看待未来?普通住宅标准放宽是利好   “相比调控前,房子反而好卖了。”小潘说。   他是闵行区一家知名房产公司的中介员,他所在的门店,去年12月份成交量相比11月不降反升,别墅也卖出去近10套。这位未满20岁的小伙子,最好业绩是去年8月——提成3万元,来源于两套二手房成交和两套出租。怎么做到的?小潘很谦虚,将“房子好卖”归为“个案”,“可能是我比较会‘磨人’吧。”小潘说,他一个月要打2000多个。如今,“更好卖了”的核心原因在于:调控以后,他之前常联系的“投资客”全没了,剩下的都是“刚需”买房者。   有一些房确实依然“好卖”。探访了宝山、普陀、闵行、浦东等地的多家房产中介,“难卖”、“难做”的声音占了其中大多数,在中介业滚爬稍久的,不等发问便会倒苦水,感叹收入大不如前,与相熟的便悄悄谈起“转行”的打算。但在一些地区,中介业务员的感受却完全不同。同样在闵行的翟玉彬最近业绩也不错,今年1月,他做成了4套二手房,已经达到他最好的“月度业绩”纪录,而且因为成交总价高,“提成最高纪录”也产生了。而他所在的门店成交了20多套。“以前,客户只看不买,现在,更多的客户逐步觉得房价可以接受。”翟玉彬说。   拿他们的业绩去问其他中介,“买房者心理的变化”被普遍认同:“去年有不少卖房者挂牌,但多是观望,并不急卖,而如今诚意卖房者很多,刚需买房者也‘熬不住’了。”   采访中,还在随中介员带客看房时,亲眼目睹了一出“便宜房源争夺记”——   “顺昌房产”附近的一个动迁房小区内,近日出现了明显低于市场价的房源,业务员早摩拳擦掌,小周骑着电瓶车到了该小区,前来看房的罗先生一家已经等在门口了。“这套房子特别划算。90平方米的小三房,还有阁楼,总价才200万元出头。”小周热情介绍。罗先生跟着小周爬上了阁楼。“这边高的地方能弄成房间,那边低的地方当储藏室,外面还有个平台。折合单价才两万三,还没算阁楼。算上阁楼,就是四房了。附近200万那能买到四房?”小周开动三寸不烂之舌。   回到门店,罗先生一家坐进了洽谈室。经过一番劝说和心理挣扎,罗先生下了结论:下周一给回复。看来有戏,小周挺兴奋。同事小张也跃跃欲试,打劝来一组客户,去看“便宜房”,附近的其他中介也有些眼红。   可没想到,大家正“明争暗斗”着,从楼上下来的一名同事打着笑逐颜开:“好,好,您下午就过来签约是吗?那我等着您!”   房子,已经卖掉了。   “虽然市场整体不好,但客户的需求还在,所以那些明显低于市场价的房源,还是很好卖的。只不过,中介的竞争更激烈了。”张成红说。   除了“刚需房”和“便宜房”,中介们还有不少应变招数,深挖潜力。比如,不少房产中介因为二手房生意难做,已改在开发商身上下功夫,希望从他们那里拿到一手房源,以一定的折扣价格卖给购房者,开发商也给予一定的分销提成。又如,现在张成红的业务员们,会给客户中介费的折扣,“几年前根本不可能,形势好的时候,你不买这套,我马上就签给下一个客户了。但现在,一套房源可能就这么一个客户,你不马上签下来,就要被其他中介抢了。” 前一页[1][2][3]下一页那么,对未来的看法呢?   绝大多数中介对此默然不语。   最新数据是,2011年上海二手房交易量持续下滑,让房产中介的“蛋糕”越来越小,竞争加剧。而在张成红看来,二手房交易已完全确定从卖方市场,转为买方市场。张成红的“顺昌”规模小,自认“抗风险能力不比大公司”。据业内人士分析,大型房产公司和“夫妻老婆店”生存能力较强,而连锁总店数在10家左右的中介公司的生存最为困难。   不过,“好在前两年有一些积累,争取可以度过这个‘冬天’。另外,普通住宅标准放宽对我们来说是利好,我所在区域总价200万元上下的二手房有不少,重新认定后,能为客户节省不少税费,促进成交。”   这位入行近10年的“老中介”,依然心存希望。   链接   中山、芜湖成为近日国内“楼市调控”焦点城市   中山市住建局已证实,1月22日,该市住房限价已由去年的每平方米5800元上调至6590元,在这个标准之下成交的商品房均可正常进行上备案。对中山的不少房地产开发商而言,“这是大好事。”天睿地产市场总监陈琳艺说,上个周末有不少市民前来看房,人流量和成交量都不错。陈琳艺和中山其他开发商负责人昨天中午刚刚碰过面,发现“一手房定价普遍比去年年底上调了10%”。但“限价松动”究竟会带来什么影响?“还要等一季度结束,才能有大致的分析结果。”而据中山家家顺房产中介的陈泽说,“限价松动”对二手房交易几乎没有影响,二手房交易对限价原本就有“对策”——“成交价高于限价没关系,只要评估价在限价内就能交易”。但对大部分普通市民而言,限价上调“应该不是好事”。中山市民刘唤说:“有钱人可以借机炒房,但还有很多人买不起房子呢。”   在另一个传闻“楼市松动”的城市安徽芜湖,前日发布公告,将仅仅实施3天的“房产新政”“暂缓执行”。“芜湖房产新政”力度很大,涉及“免税、补钱、落户口”,但由于时间太短,对市场造成的影响很小。长期在芜湖从事二手房交易中介的王先生告诉本报,春节前,二手房交易跌至冰点,但“新政发布后,客户的问询有了明显增加”。据了解,短短3天内,还有新楼盘 “乘新政东风”,“芜湖镜湖万达广场”主打45到55平方米的小户型,正是想要让市民享受“购买70平方米以下商品房,给予150元/平方米补贴”的政策。还致电芜湖多个楼盘,成交量和价格并没有受“3天新政”的影响。(见习 王潇 赵翰露 孔令君)

  前一页[1][2][3]

工程建筑
5G
感人故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