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神煌 第七章 怎能不至

发布时间:2020-01-16 21:45:02

神煌 第七章 怎能不至

晴明才终于能分出心神,观望那上方之景,变故究竟

而后是倒吸了一口寒气,只见一头巨大的银白巨龙,正与那只玄武圣兽,缠斗在一处

气势声威竟隐隐然,压着玄武一头

力不如玄武,身躯却能在虚实有无之间变化

每每当玄武以蛇鞭抽击之时,或者力量不如就由实幻虚,是毫发无伤

那龙头,则紧紧咬着玄武脖颈,竟是在大口大口的吞噬着这头护法圣兽的元气血液

此刻哪怕是玄武周身,已经凝结出厚厚的冰层,也是无可奈何

脖颈处已受创在先,已无济于事

更有银白火焰缭绕,对抗着玄冰之力

随着时间推移,脖颈处已发出咔嚓嚓,近乎断裂的响声那玄武的龟目之中,更现出了几分恐惧焦急之色

“这是护国圣兽!也是神阶!”

旁边处,再次传来北玄散人的声音,却声音沙哑,满含着不敢置信之意

“此物连大商都没有!乾天山一个小国,怎么会有这东西?”

晴明的面上,也是血色全无,苍白如纸

此刻不止是她与北玄,那登天台周围几十里地,都是鸟雀无声,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或是茫然,或是惊喜,或是不解的,看着天空这一幕!

本已是胜券在握,怎么会出了这变故?这护国圣兽,到底是从哪来的,她也想知道!

宗守手中,居然还有着这样一张底牌!

护国圣兽!道门的护法圣兽,是几十万道修,以至纯的心念供奉♀护国圣兽,又是如何成形?如何祭炼?

此时回想,当时玄武现身时,宗守的神情确实是古怪,不过也仅仅只是怪异而已☆多只夹含了几分头疼与烦恼之意,似乎真无半点畏惧——

“可能够助兽尊它脱困?”

那玄武明显情形不妙,一开始就已被制住

此时看情形还能支撑,可未必就能撑上多久若是亡在此间,那么她晴明,就是宗门罪人!

却果不意外,望见北玄微微摇头

“此龙是神境初期又是神兽属类〗力强横我等几人,不过才初入仙境而已,哪里能插得进手?想帮也无从帮起再说那宗守÷也不会让我等如愿!”

晴明转过头,只见那登天台上,宗守虽在应付着那九曜之劫却已有一枚银色飞刀再次浮空飞起,旋绕身旁

将发未发,让所有灵境之上的修士,都觉心惊肉跳气势更弱了三分

这样的飞刀,谁也不想面对!

目中稍稍黯淡了片刻,晴明就又再紧握了握拳,面上是戾意再显

“据我听知!圣兽之属,除非是当场战死,否则受伤再重哪怕身躯破碎,都可恢复无寿元之虞,可长存于世要想除去,必要断其根源!”

北玄眉头一挑,不知晴明此言,到底是何意?

旋即就若有所悟,圣兽玄武的根源是道门

那么这只不知种类的银白巨龙≡然是乾天山

不过宗守无子,乾天山兴亡,如今全系于宗守一身

更准确一些,此时宗守,就是这只银龙的根源

断其根源么♀么说来,也是个办法——

“只需先斩了那人不等吾等可偿所愿!护法兽尊,也自可安然无恙!”

晴明的语音,是斩钉截铁≈握着背在身后的剑,目里闪着紫光

她还有最后的手段,只需这口剑,能斩中宗守

只需那几张符,能起到作用

北玄散人却微微迟疑,蹙眉看着远处的大阵:“谈何容易?不对,该说是痴人说梦才是!”

言语间,满含着苦涩之意:“此子飞刀之术,无人能挡那天遁周天大阵,也不是说破就破天数五十,本该遁去其一,这孔睿却偏是五十之数周天之数,这里偏是三百六十四都有缺憾,二者结合,却偏是完美无缺——”

若是在方才玄武现身之时还可,此时再望◇中那六十万甲士,正是摆脱了被玄冰冻结之危

而那登天台上的数百灵师,也正是士气大振,神情振奋

“所以要依仗几位师兄之力!”

晴明子是漠无表情,把北玄的声音打断

“晴明不求师兄能破阵,只求你等,能给晴明一个机会!”

那北玄散人的眉目一凛,含着几分冷意,而后轻声一叹:“这又是何必?只需待得几位师叔祖出手解决了那敖坤,此处困局自可迎刃而解,何需这般冒险——”

那话音却被晴明的眼神,堵了回去只见少女的神情凝然,唇含讥讽

“师兄,若是玄武兽尊,陨落在此你我几人,怕是逃不过坐观之罪!师兄以为道祖,可会饶过你我?晴明尚且甘愿赴死,师兄这千载来受道门大恩,值此危难之际,难道要惜此身?”

北玄散人的气息一窒,先是神情肃然,目光凶狠的瞪了晴明一眼,而后又转望那座九百丈登天台

他是被这女人的几句话,逼到了绝处换在其他场合,可以不用理会

可这一次,他却知晓,穹境一位道祖,正遥窥此战——

※※※※

几乎就在同时间,云界之外,虚空界河

重光正紧凝着眉头,面上全是恼意

“这乾天山,怎么会有护国圣兽?银白龙躯,是白金巨龙?不对!潜踪匿行,虚实转换,这分明是阴龙之属!”

语音中,是狠狠不已,也带着几分焦急

那玄微子,则是深深蹙眉

“看其形态,应当还未完全化身圣兽仍未被那宗守驯服,到底是如何祭炼的?早知如此,就不该——”

旋即就也觉这句话,有些不妥于是语音一默,闭口不言

华云的神情,更是难看

既然还未彻底驯服,还未真正化身圣兽那么非是到宗守身死存亡之际,就绝不会现身

这次若是他不把这玄武圣兽请出,结果只怕反而更好

哪怕此时云界之内局面,陷入僵持也好过于这头道家护法圣兽,才刚刚出世,就再受重创

龙玄却一声轻笑,赞叹道:“还是夫君英明,准备周全以我等的见识,万万不会想到,那宗守还有圣兽护身只凭八位仙境,一口仿制的凋零剑,要取那宗守性命,真是痴心妄想,也太小视他了——”

华云面色,这才稍稍回暖,却仍是眼神阴翳

若以他原本之意,实不愿直接干涉云界之事

万载前的共约,是约定诸宗诸派,一起共守

道灵穹境此时,虽可以势压人,却毕竟是失了道义

即便诛了这宗守,日后道门局面,也必定极其被动

玄微子知他心意,却微微摇头:“师弟,此时已然犹豫不得!那宗守飞刀之术,仙阶之下,无人能当!再耽误下去,我道门弟子门人,必定损失惨重你我说不得,也只能坏一坏祖师的规矩此次实是不得已而为之!”

说着话,玄微子却在注目对面

只见一个青年,持剑而立,在数百丈之外,正是明玉

“明玉道友,老道实在想不通,道友明知我道门这次,是势在必得!尔苍生道,为何还要插足此事?”

这句话说出,道门几人的视线,都是眼含杀机,纷纷注目过去

尤其不远处,一位七旬老人,是怒容满面

方才若非是此人突兀出手拦截

至少那位破天老人的性命,可以救下

道凌宗在圣地中排位第六,身家底蕴,本就远不如道凌穹境与太灵宗

破天乃是宗派之内,灵潮时最有消,踏入神境之人

此人身死,足可让道凌宗,全宗上下都痛彻心肺

那明玉被几人目光扫视,神情一凝

此地四圣三神,即便是他,也不能是视若无睹却仍一笑:“我苍生道收了那位妖王不少好处,后面还想要更多♀次自然要出些气力才行”

玄微子微微摇头,实在是无法言语

以他想来,这明玉当该知晓他们这四方联手,敖坤龙影,实无半分机会!即便是苍生穹境,也无法阻止

真要把整个苍生道,也搭进来不成?

“你管他作甚!”

重光浓眉怒挑,一声冷哼:“先宰了那只兔崽子再说!”

法力一展,身前的空间就被撕开大手一伸,直接破往那登天台上

明玉被几人气机遥锁,已动弹不能却只眉头微皱,并无多少忧意

也果然如其所料,就在重光的巨掌,才刚刚伸探至那登天台上方之时

此处虚空,忽然又一阵荡漾那重光的瞳孔一缩,那手就如遇针刺一般,倒缩而回

手掌之上,赫然现出了一丝血痕而重光本人,也一声闷哼

华云这时,却不惊反笑∮线远眺,看着前方:“总算是来了,还以为你今日,要做那缩头之龟,不会出面了!”

就在目视的方向,又是一位二旬男子,踱步而出却身着金袍,气息霸烈,唇含冷笑

“说笑了,血侯仇,今日可复我敖坤怎可能不至?”

南京肛泰医院电话预约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在线预约
北海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治白癜风淮安哪家医院好
宿迁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