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纳布科南溪争宠中亚两条天然气管线暗战

发布时间:2019-12-04 09:44:25

纳布科南溪争宠:中亚两条天然气管线暗战

1月14日,南部能源走廊第五次高级能源讨论会在格鲁吉亚黑海城市巴统召开,会议主办者格鲁吉亚官方首次高调提出加快建设绕过俄罗斯的天然气管线。几乎同一时间,俄罗斯邀请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访问了莫斯科,商谈俄主导的南溪项目。中亚到欧洲的两条天然气管线的暗战悄然展开。

格鲁吉亚提出里海天然气输欧新路线

依照最初的计划,巴统国际能源讨论会应当是一场能源峰会,是继克拉科夫、维尔纽斯、基辅和巴库能源峰会之后

,由东欧、南高加索和中亚国家共同参与的第五次能源峰会。峰会首倡于波兰的克拉科夫。自2007年起,波兰积极致力于推动绕过俄罗斯和土耳其的能源项目,乌克兰和波罗的海国家随后也积极参与进来。波兰还是历次峰会的主要倡议者,因此也被称为“第一小提琴手”。但遗憾的是,绕过俄罗斯的项目迄今未取得明显成效。

峰会前夕,格官方发布的消息称,乌克兰总统尤先科、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波兰总统卡钦斯基等都计划出席巴统的能源峰会,美国总统的中亚与南高加索能源问题特使莫宁格斯塔尔也将到会以壮声势。可就在峰会即将召开的前两天,格媒体传出消息称,“总统们不来了”,取而代之的是10个国家的总理、外长、能源部长,以及能源公司的代表。既然元首们都不能出席,“峰会”也就只能改为“高级能源讨论会”了。

尽管如此,巴统“发展南部走廊—鼓励里海地区能源供应”国际讨论会仍然是布拉格能源峰会后首次大规模的能源会议。除格鲁吉亚外,阿塞拜疆、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立陶宛、乌克兰、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白俄罗斯和欧盟等均派高级官员参加了会议。格政府的面子总算保住了。

格官方也似乎并未因峰会降格而改变初衷。格总理尼卡·吉拉乌利在会上提出,格官方的立场是通过发展替代线路来加快里海能源向国际市场的供应。为此,他认为跨里海、黑海走廊和纳布科能源项目是优先选项,并提出了经过格鲁吉亚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乌克兰的天然气运输线路。这是格官方首次提出里海天然气输往欧洲的新路线。关于纳布科项目,吉拉乌利认为:“该项目有国际支持并能够实现。但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新的替代线路,促使里海和中亚能源供应欧洲的多元化战略。”

纳布科前景未定 多国脚踩两只船

1月12日至13日,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应普京之邀对俄罗斯进行了工作访问。能源项目是双方首脑会晤的重点内容,其中,居核心地位的就是南溪项目。

据土媒体消息,双方讨论了向土供应俄天然气问题

,以及“蓝流2号”天然气管线和萨姆松—杰伊汉石油管线问题。纳布科项目也在讨论之列,土表达了邀请俄参与这一项目的立场。美国斯特拉特福中心分析部主任布哈拉指出,土支持纳布科,目的就是要巩固欧洲国家的支持。但同时,土可能改变自己的立场而同俄签署“蓝流2号”协议。该项目是与“蓝流”平行的管线,最终目的地是以色列。

土耳其是第二大俄罗斯能源进口国,但“南溪”与“蓝流”以及“蓝流2号”的区别在于,前者土只是过境国,与后两者相比,土能够得到的实惠很有限。因此,不排除俄为促土加快对“南溪”项目的支持,用“蓝流2号”和萨姆松—杰伊汉石油管线来吸引土做出决定。这种“挂钩”交易是能源博弈中常见的手段。

现在,天然气消费国都眼巴巴地看着,纳布科和南溪项目那个更有前景。对欧盟来说,纳布科是优先项目。项目股东之一奥地利的OMV公司总裁沃尔夫冈·鲁登斯道夫认为,如果经济因素能够稳定下来,那么纳布科所需的天然气可以在2010年底确定。

这所谓的经济因素,主要是指阿塞拜疆既期盼又心怀不满的欧洲买家和投资方,再有就是伊朗、伊拉克天然气的投产和流向

。这些因素是在2010年底做出最终投资决定的前提条件。如果2010年无法做出决定,那么纳布科的天然气供应也就无法在2014年实现。从这个意义上说,纳布科与南溪的时间竞赛已进入冲刺阶段。

一些东欧过境国家决定采取双保险措施,准备接受来自纳布科和南溪的天然气。以保加利亚为例,鲍里索夫总理表示,保打算既参与纳布科,又参与南溪。不过,保准备首先与最早投入运行的管线连通,同时并不拒绝另一条管线。

2009年5月布拉格峰会期间,俄曾自信满满地认为,纳布科不是南溪的竞争对手。况且,俄同中亚、外高加索几乎所有的天然气供应国签署或恢复了天然气供应协议。不管纳布科终将变成一个“亏本的梦想”,还是会绝处逢生,都将是俄美欧能源博弈中的最大看点。

东莞市东城人民医院怎么样
中化二建集团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治疗癫痫的最好医院
连江县中医院
重庆市中医骨科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