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黑长直女王 第七十三章 答案?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3:17

黑长直女王 第七十三章 答案?

回家的感觉真好。

她真的希望,那曾经的一切只是梦啊。

……

……

但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生了,哪怕你真的重生或者是回到过去也是如此,记住,你永远无法改变你已经做过的事情,你可以去后悔、内疚,但如果你想改变什么来减轻你的罪恶感,来满足你那脆弱而又可怜的内心的话,那你就错了。

你永远无法弥补你犯下的过错,你必须永远,永远永远都背着十字架活下去。

是的,司并没有回到过去,她所经历的也并非是梦

仅仅是她希望自己是回到过去了,仅仅她希望自己经历的是梦境罢了。

仅仅是因为她那可怜的负罪感,使得她不敢去接受过去的一切都是真实,仅仅是因为她不敢去面对她所做的可怕事情,所以她希望那梦只是个梦而已。

======================================================

醒来的司,在晨会上,见到了姐妹们,见到了那些久违的面孔。那里有她曾经对其深怀歉疚的人,那里有她曾经没能保护的人,那里有她在乎的妹妹,还有她最最恋慕的一个姐姐。

这一刻,司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能见到她们就已经很好了。

太好了……还是和过去一样……无论是重生也好,是梦境也罢,都无所谓了……

太好了……

是谁?

是谁刚刚在说话?

(……还是如此的诛心之语……)

进餐时低头,不语,是西陆贵族的餐桌礼仪最最基本的一个部分,看上去也没有人说话的样子,一直都这么安静的,司奇怪了,难道是我幻听了?

(……只是一个巧合吗……还是因为我太疑神疑鬼了吗……)

再仔细看姐妹们的样子,司更奇怪了,她们完全没有那种活着的实质感觉,如果刚刚是因为再次相见而激动而不能观察到这些细节的话,现在看着大家低头进餐的样子,司忽然产生出一种违和感……

就好像看着碧那时候的样子一样……

一道电光划过脑海,司终于知道是发生什么了……是的,大家现在这种简直是过头了的震惊和不像人的冷静就和那个重生的碧一模一样。

司还记得那个家族议会,碧因为陷害自己而没能成功,最终被用咒术杀死,而第二天,大家就看到了一个新的碧,是的,虽然大家嘴上没有说,但每个人都心照不宣。

她们那时候所看到的碧已经不是原来的碧了。

那时候司就知道了,洛宁家掌握着死人复活的巫术。

可是又不是真正的复活……

真正的复活术肯定不是那么容易掌握的东西,洛宁家也根本没有必要为了几个棋子而使用禁忌的复活术。

那时候司能感觉到,那个碧和原来的碧是有差别的,新碧给人的感觉那么完美也那么精细,性格上完全没有过去的任何阴暗的地方,却又简直像机器一样无趣,而司另外能得知的一点就是新碧似乎完全被洛宁家的控制了。再后来,众位养女就推测出了关于洛宁家咒术的真相,那就是任何不服从洛宁家管制的女孩都会被咒术杀死,然后会有一个替代品来取代她们原来的位置。女孩们不知道洛宁家此举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有何目的,但她们也不想探究更深层次的,和自己无关的话题了,她们只需要知道咒术会如何发作,发作的原理是如何就可以了。

而现在的大家,俨然就如同那个死在咒术里又复活的碧一样。

一模一样的感觉。

司终于再次确信了,大家真的是都死了,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改变,自己也不是回到过去。

可是……为什么唯独自己还有清醒的意识?

其他人……都和那个曾经的碧一样,变成了另一个人……

才刚把头低下去的司再次把头抬起来,她仔细看着那些女孩,这里是否也有已经清醒过来,却还装作被控制的“替代物>

似乎……

现在的洛宁家……

不太一样……

……

……

从第一次醒来之后,司就一直在洛宁家生活着,像以前一样生活着,而从前的梦境也几乎每周都来光顾几次……

是的,司现在每周都会做几次那样的梦,每次梦都是从毒杀白兰开始,一直到被白光吞噬而结束……

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会一直做那样的梦,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忘记那些事情吗?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大家都复活了,却唯独只有自己还有清醒的独立意识……

而其他人……

看着迎面走来的白兰,司忽然走过去,拦着她的脚步。

这都是怎么了……

大家全都变成了另一个人吗?

还是说我以为的真实是梦境而这边才是真实?

啊啊啊啊……搞不懂了!司觉得自己的头脑越来越乱……

不行,要冷静,要冷静……

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的司拼命地开始缕清思绪,先让那些掺杂了个人的感情都飞走,先冷静下来,整理一下所发生的事情……

首先,在记忆里,自己的确是洛宁家的养女,加上自己,洛宁家一共有十二个养女,自己在养女里排第八,而白兰则不是洛宁家的养女,她是家主和夫人的亲生女儿……对的,这些都是没错的,但复活之后,自己却一直没有看到家主和夫人,这是疑点之一。

在记忆里,养女们都被下了咒术,而碧曾经死在咒术下,在第二天却以一个全新的面孔出现在女孩们面前,其状态和活人的感觉很不同,大家现在也是这样。

自己过去就是为了摆脱咒术而毒杀了白兰,而带着女孩们逃了出去,最后女孩们都死了,自己也死在了冒险者手上,可等她一梦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在洛宁家,女孩们也都在。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自己过去经历的真实的,自己和女孩们真的都死了,但都和碧一样复活了,但疑点是为何大家都没有找到自我而自己却恢复了清醒的自我意识,洛宁城堡在记忆中应该已经被占领或毁灭了,现在又是怎么回事。第二种可能就是过去经历的是虚假的,梦境里的都说虚假的,而现在的则是真实,自己没有害死白兰,自己没有带女孩们出逃,也没有最后都死在冒险者手上,可是为何自己对这面的真实的过去却有一无所知了,反而自己对梦境里的现实感知的无比清新。

等等……

司忽然明白了……

为什么女孩们都活了……为什么家主和夫人都不在……

咒术……碧……复活……

是的……那些都是真实的事情,自己还有大家都死过一次了,而让大家复活的,则是家主和夫人,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死在北方战役里,是他们再次复活了大家,其目的就和当初复活碧一模一样。

那么我们被复活出来……又是因为什么?

家主和夫人的目的是什么?

复活她们这些女孩有什么特殊的用意吗?

这个最终的答案到底是什么?

不行,信息还是太少了……

终于,司由跪坐在地面上的姿态发生了变化,整个人站了起来……

神色间的那股迷茫也再次消失了

&要亲自去问出这一切,哪怕是现在的大家。”再一次坚定起信念的司打开了房门。

武汉妇科医院哪家好
池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廊坊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武汉好的妇科医院
池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