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不悔神王 第六百五十九章 桑普树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7:04:40

不悔神王 第六百五十九章 桑普树

“夏洛奇,若你的意念之珠是废珠,你怎么还能画出细密成真?”

“我是按照您给我的秘籍做的啊!”

“心思空灵,则能由虚及实!”

“嗯,话是没错,可问题是细密成真技能十分依赖意念之珠。”

“越是等级高的实相,越需要意念之珠介入,作为虚实之间的中介。”

“你这情况太奇葩了。”

“废珠也能细密成真么?”

帕慕克觉得小怪物就是小怪物,不能以常理记了。

“到了,樊家园里有很多细密画的高手。”

“最主要的是,我们的贝叶纸消耗太大了。”

“来这里,进点货吧。”

帕慕克领着夏洛奇、摩苏雅两人走进朝阳坊中。

店铺林立,古色古香。

夏洛奇感觉自己的精神力中的文道似乎被深深的吸引了一下。

可那封印之强大,容不得夏洛奇动用精神力。

感觉很亲切,世界很隔膜。

自己就像一个局外人徜徉在隔膜的时空。

帕慕克掀开门口的珠帘走了进去,夏洛奇抬头看见店铺的匾额上写着“西贝御府!”四字。

店铺里堆满了雪白的贝叶纸。

“老板,给我们来三千斤贝叶纸。”

帕慕克儒雅的声音在店铺中回荡。

“哦,好勒。”

店小二一点没吃惊,有没询问。

夏洛奇与摩苏雅听帕慕克报出数字,感觉有些吃惊。

“居然一下要这么多贝叶纸!”

帕慕克似乎看出了他们两人的疑问。

“这还不够。”

“这些是练习纸。”

“真正能对战使用的贝叶纸得到另外店家去看看。”

“也不知有没有货。”

“这位大师,一事不烦二主,我这里就有您需要的贝叶纸。”

从后台走出一位中年男人,身穿雪花青布衫,头戴一顶文士帽。

手里握着一把折扇。

气度斯文。

与帕慕克两人的气场很契合。

“哦,敢问您这里可有万年的桑普贝叶纸?”

“嗯,是行家!”

“我这里万年的卖完了,只有百万年的,客官您可要?”

“哦?”

“百万年的?”

“这得耗费些时间了。”

“说的好,的确费时间。”

“既然真的是行家,那么跟我进来吧。”

店老板见帕慕克是个懂行的人。

当即邀请帕慕克师徒三人进入了存放百万年贝叶纸的时空。

这个时空自然是店主的私人专属空间。

“嗯,果然有百万年的桑普树!”

帕慕克见空间中生长着三棵粗壮的桑普树,枝干如铁,叶片极大,如蒲扇。

每一棵桑普树都有五六人合抱粗细,不觉心神俱爽。

“好桑普,不仅看上去优雅,闻上去也清香。”

“一棵多少钱?”

“您这样问怕是在考校我吧?”

店老板微笑道。

“嗯,您也是行家。”

“这样百万年的桑普树是难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说吧,需要什么?”

“机缘!”

“怎么说?”

“凭运气,你们三人只要有一人得此树认可,我分文不要。”

“百万年桑普树认可之人,您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只需他三年一次陪同我一起去青铜大陆伐木,共十次。”

“外加十年陪我的商队去白银大陆采矿。”

“怎样?”

店主人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看来,很多人都试过了?”

“你们是最后一批。”

“原本我就没打算卖。”

“这几年我算着这百万年桑普树机缘该到了,可惜让我太失望了。”

“后天我就要离开长平,前往白银大陆。”

“百万年桑普树留在身边有辟邪预警之功效,这您应该是知道的。”

“不错,百万年桑普已经有了自己的元灵。”

“天地之精华所育,百万年底蕴,自然能够辨别吉凶。”

帕慕克点头道。

“先试试吧,或许我们三人也和那些之前来的客人一样无法得到它的认可。”

“那我就没办法了。”

“请吧。”

店主人双手一拢,朝旁边一站,闭目养神去了。

“我先来试试。”

帕慕克十分自信的走进其中一棵桑普树。

沉铁意念之珠从额头浮现出来。

闪烁着锈红色的光芒,极其轻柔的与桑普树的枝叶树干进行交流。

树叶开始摇动,树枝开始摇动。

如同一个人在呼吸一般。

桑普树在吸吮帕慕克的意念。

半个时辰后,帕慕克的脸色发白,自身一半的意念能量已经被桑普树给吸收了过去。

不一会儿,桑普树树干中间忽然裂开了一个口子。

像睁开了一只眼睛。

从中飘出一粒种子。

翠绿的种子外面包裹着锈红色的光泽。

帕慕克大喜,暗道:

“成了!”

于是,向前走上一步,手指挥洒一滴精血。

飘入种子。

灵魂契约缔结!

一棵粗大的桑普树“嗖”的一下缩进缔结了契约的种子内,然后缓缓飘过来,在离帕慕克额头三寸处突然如流光般加速。

一下就钻进了帕慕克的脑袋。

帕慕克整个人一阵恍惚,随即在身体中生长出一棵与之前一摸一样的桑普树。

然后,帕慕克从树中走出来。

“好,果然是意念大师,高手!佩服!”

店主此时才睁开眼,有些兴奋与激动。

之前那么多意念师来过,均被这百万年桑普树给拒绝了。

今日,一棵桑普树得遇主人,店主得一强援,心里也十分开心。

他留着这三棵桑普树也没用。

能将它们收入自己的私密时空,已经是耗费了巨额资源。

他知道虽然自己无法拥有它们,但它们的存在就是一种吉祥。

有这三棵百万年桑普树在,这些年来,他的生意一直红火,去两座大陆寻宝采矿也从没遇见灾异。

保存这三棵百万年桑普树每天都要给私密时空加注能量,以防它们自动显露。

另外,再过一年,当时采用秘宝获取这三棵桑普树的时间也到了。

之后它们会顺着异度时空自行回归原地。

所以,他才会如此慷慨邀请王者大陆诸多意念师来尝试。

自己千辛万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八荒界域的一处异度时空中寻找到它们。

总不能就此让它们从哪来又到哪去吧?

商人自然是要考虑利益的。

所以,提出的条件对自己今后的发展十分有利。

要知道寻宝与采矿是风险巨大的。

雇佣绝顶高手的代价十分昂贵。

走一趟赚到的大部分金钱几乎都给了这些雇佣兵。

所以,让这三棵百万年桑普树认主对自己没坏处,提出的条件对自己只有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第一棵桑普树认主成功,店主大喜,帕慕克也大喜。

百万年桑普树元灵与自己成了契约伙伴,以后随便采摘一些它的叶片就足以制作贝叶纸了。

而且这些贝叶纸均能达到实战时凝聚局部世界的要求。

大喜,帕慕克十分满意。

至于店主的要求,他也没太放在心上。

无非是游山玩水罢了,好事!

当即与店主订约。

约成,桑普树归帕慕克。

帕慕克加入店主的探险商队,成为其中一员大将。

“走吧,咱们出去吧?”

店主道。

“别急,让我这两个弟子也试试。”

“哦,你说这两个孩子?”

“别浪费时间了吧,王者大陆那么多意念大师都失败了,他们怎么可能会得到百万年桑普树的认可呢?”

店主名叫霁翔,是一个饱读诗书的学者。

自己也是一名意念大师,实力为地境高级初阶。

兼修古武,武器为周郎折扇,实力为战天境初级初阶。

刚刚突破。

“试试何妨?”

“机缘从来都是凑巧,或许一下子就帮你解决了这大难题了呢!”

霁翔皱眉。

出于修养,他没好意思拒绝。

原本是想多招几个高手。

若这两个孩子真的获得了百万年桑普树的认可,他可就亏了。

不过,他自信夏洛奇与摩苏雅两人肯定不会成功的。

皱眉后随即舒展,不再介怀。

依旧拢手闭目,静观其变。

“去吧,两人一起来。”

“是,师傅。”

夏洛奇与摩苏雅两人对帕慕克抱拳行礼,对店主人霁翔抱拳行礼。

转身开始与桑普树沟通。

摩苏雅跟帕慕克一样也是沉铁之珠,锈红色的沉铁珠颜色比帕慕克的要淡许多。

那是因为功力积累的原因。

意念珠的功力越深,颜色也会越深。

桑普树认主根本不看重功力,看重的是潜力。

店主霁翔还是不太了解这百万年桑普树的习性。

帕慕克的潜力勉强得到了认可,还是因为夏洛奇那七彩霞光反哺了许多神元境精神力给他,并提升了他的实力等级。

等于说重新拓展了帕慕克的修炼通道。

因此,桑普树才愿意与帕慕克缔结契约。

此时,摩苏雅的沉铁珠一出现,两棵中的一棵桑普树立刻变成了一个美少女。

长得跟摩苏雅一摸一样。

凝聚成人形后,朝摩苏雅走来。

看见旁边夏洛奇呆呆的站在那里,似乎有些犹豫,好像在等什么。

但旁边那颗桑普树似乎不愿意它左顾右盼。

大树叶朝这棵摩苏雅形状的桑普树一阵怒摇,表示不满。

对着摩苏雅的这棵桑普树只好扭头,不再看夏洛奇了。

纵身一跃,跳进了摩苏雅的怀抱。

两具形体一摸一样的姑娘一会儿虚一会儿实,半个时辰的交替变化后,终于合二为一了。

从摩苏雅的沉铁之珠中“噗”的一下跳出一枚巨大的种子。

比帕慕克的要大得多。

契约程度不一样了。

帕慕克的是灵魂契约,摩苏雅的也是。

帕慕克是以桑普树灵为主导。

摩苏雅与这棵百万年桑普树是平等契约。

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好在帕慕克只求被认可,不求再高层次的融合。

心意十分平和。

这也是桑普树愿意认可帕慕克的原因之一。

摩苏雅的平等灵魂契约随着灵符一闪,连同沉铁意珠一起融进额头。

大功告成。

随即,一株桑普树在摩苏雅身上怒长。

极高,参天,秀美,婀娜,丰腴,前途不可限量。

凝结成功后,摩苏雅从树中走出来。

仪式宣告结束。

店主霁翔不再淡定了。

这已经打破了他对桑普树的认知了。

“不是说只有意念大师才能获得这百万年桑普树的认可么?”

“怎么这小姑娘竟然成功了?”

霁翔微微摇头,自己运气有些不好了。

他能感觉到帕慕克意念力要高于自己,所以见帕慕克获得认可,心里很开心。

现在,一个意念力非常弱小的姑娘竟然也成功了。

觉得这买卖亏本了。

但有苦说不出,只能咽进肚子里。

只希望旁边这小家伙别成功了。

不然他毁约的心都有了。

可人出来混,诚信还是十分重要的。

霁翔深知此条江湖行规。

怎敢轻易违背。

夏洛奇不着急,见摩苏雅成功获取认可,而且是平等灵魂契约,心里替她高兴。

出手了。

夏洛奇出手了。

他哪里有意珠呢?

要知道据宇文豳的诊断,夏洛奇可是凝聚的废珠。

朝那一站,最后一棵桑普树懒得搭理。

一股无形的能量拒绝与夏洛奇交流。

傲慢,瞧不起夏洛奇。

鄙视加唾弃。

夏洛奇只是看着这桑普树,仔细的看着它。

不说话,也不动用任何能量。

他也没什么能量动用。

只好就这么站着。

像一棵树一样的站着。

像一棵桑普树一样的站着。

这一站就是半个时辰。

夏洛奇的呼吸随着桑普树起落高低。

夏洛奇的心跳随着桑普树元灵之心的跳动而跳动。

越跳越慢,越跳越久远。

百万年的桑普树心脏跳的很慢的。

夏洛奇现在的心跳也越来越接近桑普树的频率。

“小家伙,你若是这么跳下去,心脏会骤停的。”

“你管我,我愿意。”

“嘿嘿,我倒要试试你能撑多久。”

“怎么,你怕我会在你面前挂掉么?”

“嗯,你若像我一样这么跳,我觉得十秒后你就可能脑缺氧,然后眼睛一黑,倒地上昏死过去。”

桑普树觉得夏洛奇有些有趣。

“那咱们打个赌吧,若是我十秒后没晕过去,你就认可我如何?”

“那不行,认可是需要机缘的,你又没有意珠,我认可你太没前途了。”

“我还以为你有眼光,看来你也是一个普通的家伙。”

“既然你看不出来我的优秀潜力与远大前程,我也懒得让你认主。”

夏洛奇开始嘲笑这桑普树了。

“咦,你这小家伙,人不大,口气还不小。”

“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桑普树的树干忽然睁开了一只眼。

悠远而沧桑的一只眼,凝视夏洛奇的额头。

犹如意念师的攻击一般,就像不久前夏洛奇被莱希伦与莱顿两人用意念攻击一样,刺破了夏洛奇七彩神元境精神力封印。

虽然只是极为细小的孔隙,可其中泄露出来的精神力却足够毁天灭地的。

桑普树的那只眼眸自然是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它惹了不该惹的东西。

它不该惹七彩霞光。

眼睛差点瞎了。

它看见了令它整个元灵都恐惧的东西。

它还听到了其中的一声低低的吼声。

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桑普树乖乖的献出了自己的元灵种子,与夏洛奇签订了灵魂契约。

最为关键的是,这次灵魂契约竟然是以夏洛奇为主导的不平等契约。

也就是说,此生此世愿意追随夏洛奇。

巨大的种子散发的能量早就惊醒了闭目的霁翔。

帕慕克自然知道小怪物在关键时刻不会掉链子的。

果然,弄出来这么一颗巨大的种子,犹如天地之间的大树睁开了一只深沉之极的眼眸。

包裹种子的是七彩霞光,缓缓的印入夏洛奇的额头。

夏洛奇开始了生长。

像桑普树一样的生长。

一棵大树就这么长出来了。

跟之前的一摸一样。

大叶子哗啦啦的响,摇动的都是霞光。

树干散发着令人眩晕的涡轮能量,犹如亘古宇宙刚刚形成后的膨胀与威严。

这些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

霁翔没看懂,帕慕克觉得似乎之前在哪里见过这景象。

摩苏雅更不知所以然了。

三秒后,夏洛奇从大树中走出来。

“老伙计,跟了我不亏吧?”

“嗯,不亏,不亏。”

“多谢主人愿意收留我。”

“哈哈,看看你开始时那样。”

“以后要记得年少不可欺,英雄出少年!”

“对,对,主人教训的是。”

两人用意念交流,别人自然无从知晓。

“什么,你也成了?”

霁翔店主这回是真的不淡定了。

“这个,帕慕克大师,咱们能不能毁约?”

在夏洛奇进行与桑普树的交流时,两人已经互通了姓名。

帕慕克大名谁人不知?

帕慕克对霁翔是知其名,不知其人。

现在对上号了。

“喂,你不会为了三棵破树就毁你半世名声吧?”

“哎呀,就知道你会怎么说。”

“走吧,咱们出去喝茶,边喝边聊。”

“好说,好说。”

“我被这桑普树给吸了一半的能量,身体亏着呢。”

“最后能吃点什么肉之类的补补。”

帕慕克得寸进尺道。

霁翔自然恨的牙痒痒。

无奈,从私人专属时空中出来后,就吩咐伙计到对面的德胜斋叫外卖。

三斤牛肉肘子,三只桂花鸭,三只扬州老鹅,一锅银耳莲子人参乌鸡汤,两瓶高丽乌龙百酿酒。

再加半锅米饭。

不一会儿,酒菜上齐。

三人累坏了。

刚在琳琅书院吃的早消化掉了。

如今继续恶补。

霁翔看着这三个吃货如此能吃,又后悔的不行。

心想以后有他们三个跟着,伙食费要增加三倍。

霁翔一直在算着小账,都忘了赶紧吃两口。

找补些。

等他想起来时,西贝御府二楼的茶几上早已风云横扫,残羹冷炙的还有些,全乎的成块状的肉已经没有了。

愕然,愤怒,无可奈何。

“哈哈,霁翔兄乃天下巨贾,莫非真会为三棵树与一顿饭失了平常心?”

要治抠门,还得老东西上。

一句话就把霁翔给顶住了。

当即恢复常态,书生儒雅气息泛了上来。

“帕慕克帕兄教训的是,身外之物,身外之物,友情珍贵,机缘难得

。”

“嗯,这才像人话。”

帕慕克一抹嘴,抬脚走人。

“喂,不再聊会?”

“没空,我还要买别的。”

帕慕克带着夏洛奇与摩苏雅告辞了霁翔,三千斤练习用的贝叶纸早已捆好。

帕慕克用储物手环一收,“唰”的一下就没影了。

“霁翔兄,这练习纸钱就免了吧,以后我们可都是西贝御府的人了。”

“自然,自然。”

霁翔脸上皮笑肉不笑道。

“心疼死你!”

帕慕克暗暗道。

“那就多谢霁翔兄了。”

“若有召唤,请到百罗皇都来找我。”

“什么,你们要离开长平?”

“是啊。”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为什么要早点告诉你?”

帕慕克纳闷。

“早知道你们要走,我就不给你们试了。”

“哈哈!”

帕慕克一笑而过。

“喂,别走,我跟你们一起出发。”

“哦?”

“那明天早上去战士坊找‘爱月’镖队,我们随镖队一起出发。”

“好的。”

霁翔不能让帕慕克就此消失不见。

“徒儿,以后咱们的贝叶纸够用了。”

“是,我已经感觉到了。”

“是吧,但百万年的桑普树贝叶纸不能随便用。”

“我们还是先用这三千斤质量低的练习纸。”

“我们听师傅的。”

“嗯,以后每天给我画十幅细密画。”

“今天的作业就是画桑普树吧。”

帕慕克布置作业了。

“纸有了,咱们还得买笔去。”

“这笔得找哪家店铺呢?”

夏洛奇与摩苏雅齐声问。

两人相视一笑。

“我不正带你们去了么?”

夏洛奇一看,前面一家店铺匾额上写着“神笔马良”。

“老板,买笔勒!”

帕慕克今天心情好,进门就扯开嗓子吆喝。

若不听话的内容,好像他是卖笔的。

“来了,来了,客官,要什么样的笔?”

“猛犸象毛笔有么?”

“有,您要几根?”

“那松山铁瑚笔有么?”

“也有,客官,咱店铺的笔都在这,您自己看,需要什么,看好了,我就过来给您包。”

“别,我就要一支猛犸象笔,然后再给我来两百支天羊毛笔。”

“好勒,您稍等,我这就给您包。”

店小二似乎很忙。

“我这里还有一支笔,不知客官需要么?”

店主从后面走了出来。

深静脉血栓后综合症
动脉粥样硬化严重可以吃通心络吗
小孩跌打损伤用什么药
小孩健脾的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