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求仙则仙 第七百四十章 幕后之人

发布时间:2019-12-04 14:27:39

求仙则仙 第七百四十章 幕后之人

蒋飞白听着这样的声音,以为自己真的逃过一劫。

他慌忙答道:“无论城主您如何要求,属下一定照办!”

空气中发出了呵呵的笑声。

“你的意思是,你没有主意,来向我讨主意?”

“不是!”蒋飞白终于明白,城主是在诓他。

还是要找他麻烦啊。

或者,只要蒋飞白想不出主意,今天就走不了了?

就在他努力思考时,城主的声音轻轻响起。

“你可知道,霍斩狼在决赛说的那些话,会影响到别人对药都的看法?你竟然建议那个十九岁的丹师让她!与霍斩狼相处多日,难道,你还不知道霍斩狼是什么性格?自己得到的第一是别人让出来的,她可会服?你以为,你送她个冠军,她就肯要了?你事前竟然不曾想过这种可能,为了一己之私,使唐承念把冠军拱手相让……难道你还少了丹炉,少了异火?你没有,我有!”

“属下……属下知罪……”

“你是有罪!”药都城主在蒋飞白看不见的地方,冷冰冰地凝望着他,“霍斩狼说完那些话,一定会有人怀疑,将来,还有多少人敢来参加丹师大比?只要让他们怀疑这场比试不公平,以丹师的自尊心,他们绝不会再来了!”

蒋飞白慌忙抬起头,他不知道药都城主在何处

,只能尽量朝着他声音的来源说话。

“属下弥补过,我让人解释了……唐承念也配合了……”

“呵呵呵……你以为,别人全是傻子么!”药都城主失望地看了他一眼,“罢了。”

罢了?

什么罢了?

蒋飞白打了个哆嗦,为什么要罢了?

城主已经对他失望了吗?

蒋飞白的头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他猛然一撑地,抬起了头来,看着药都城主刚才发声的方向。

“城主,城主……我……”

药都城主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轻轻地摇了摇头,并着一声叹息:“你实在太教我失望了。”

蒋飞白浑身发起了抖,城主真的对他失望了,失望?这么多年来,这个词,他只在城主口中听过几次,而且,没有一次是给他的。但是,蒋飞白知道那些得到这种评价的人后来成了什么样子――他们都不见了!地上也不见,地下堡垒也不见,也不知道是被藏在某处,还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蒋飞白绝不想变成那样!

“你已经不适合替我在外行走,我要重新选择一名士君。”

蒋飞白懵了。

半晌,他才读懂这句话的意思。

城主要将他留下,留在地下堡垒。

城主府中只能有一名在人前露面的士君!绝不会有第二人!

那么,被放弃的他呢?

“城主!”蒋飞白重重地磕头,他几乎是将脑袋砸在了地面上,“城主,求您再给我一个机会,我想到了!我想到了!我真的想到了,请您听一听!听一听再做决断!求您给我一次机会!求求您!求您给我一次机会!”

“砰!”

“砰!”

“砰!”

蒋飞白磕得头昏眼花,磕得脑袋都见了血。

但他简直像是不怕痛一样,不断地重复着机械的、卑贱的、低姿态的动作。

见血?痛?比起漫长永恒的黑暗,比起未知的恐惧,这些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金碧辉煌的宫殿,是地下堡垒最明亮,也最广阔的空间。

这是独属于城主的地盘,也只有城主允许的人可以进入。

因此,这里根本没有其他人,城主不说话的时候,就像不存在一样,宫殿里顿时只剩下了机械的碰撞声。

蒋飞白真的没留力。

换了任何一个人在此,都会忍不住生出一丝胆寒。

可药都城主却笑了。

“你拿你的命威胁我?”

“属下不敢!属下真的想到了将功补过的方法!”蒋飞白一边说,也没停,继续往地上撞。

药都城主想了想,问道:“你要如此将功补过?”

“罪魁祸首就是唐承念,属下愿意亲自去将她抓回来!到时候,将她送到您面前,任凭处置!”

蒋飞白的设想不错。

但药都城主只问了一句话。

“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属下愿意去找!”蒋飞白说完,自知此言有些想当然。

可是,抓回唐承念真的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

蒋飞白知道,此事不同寻常,他必须想出办法,再天马行空,也要说!总比立刻被城主放弃来得好。

如果正式更换士君,他这个被放弃一次的人,就很难翻身了!

药都城主的声音再次响起:“士君,必须要换。”

还是不行?

蒋飞白有些茫然。

但药都城主的下一句话,重新燃起了他的庆幸之心。

“不过,我能给你一次机会。”

药都城主接着说道:“如果你能够抓回唐承念,我就让你试试别的工作。”

只要不被放弃,做什么都行!

“是!”蒋飞白激动地说道。

当然,不是答应完以后转身就走。

没有药都城主的允许,谁也不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所以,答应完之后,蒋飞白还留在原地,双手垂在身周,目光紧紧盯着地面,再也没敢抬起头。

他等待着城主的命令。

“呵呵呵……”空气中响起了满足的笑声,“到了此时,你还记得规矩,不错。”

“谢城主夸奖。”

“你吃了它。”但城主下一句没来由转了折。

蒋飞白下意识地伸出手掌,下一刻,他的手掌心里就忽然冒出了一颗小小的丹药。

是墨绿色的,看起来非常可疑。

这当然是毒药。

可蒋飞白毫不犹豫地将它吞了下去。

“不错。”

蒋飞白的不迟疑,又让药都城主更满意了。

等蒋飞白吃了这颗丹药,他才说道:“这是最近研究出来的丹药,是一种定期发作的药物,每到满月时,都会使你全身无力……”

听到这句话,蒋飞白脸色一白。

全身无力?他也听说了药都外面的乱境,如果全身无力,不就意味着遇到危险无法反|抗?

好在,他又听到了一句能使他微微安心的话。

“你放心,毒性只会使你失去自卫能力一夜而已。而且,我这里有一瓶解药,每当你觉得浑身发软时,就吃一颗,可以将毒性压下去。不过,这解药是有定数的,更不是永久性的,你最好早日找到唐承念,或是在丹药用完后回来,我会替你解毒。”

听城主说完,蒋飞白已经乖乖伸出手,果然,手掌心又多出了一个瓶子。

他小心地将瓶子收了起来。

蒋飞白考虑过了,如果丹药用完,还没有找到唐承念,他就不得不空手而回。那时候,他可不会得到什么好结局。

所以,他已经想好,假如遇到满月之夜,他可以先布置些阵法来保护自己。

如果还有人能够攻破防御,他再吃了解药便是。

反正药都城主的命令是在丹药用完后回来,只要他利用得当,这丹药能支撑多日。

毕竟,他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唐承念在哪里。

就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找,还说不定要找多久呢!几十天?几百天?或许要找上几年也说不定……但比起被药都城主立刻放弃,那种辛苦已经好得多了!

见蒋飞白在此时还能思考对策,药都城主看他更是满意。

药都城主的确喜欢这位士君,他总能正确传达他的命令,是个聪明人,也是个精明人。

可惜,一次行差踏错,就做了不理智的事情。

药都城主不能容忍不理智,但他愿意给此时还能愿去赌一回的蒋飞白一次机会。

他喜欢有用的人,尤其是这种……特别有用的人。

“你走吧,回去做准备,这次,只有你一个人能去做这个任务,我会通知另一位士君接任你的工作,希望你能够给我带回让我满意的答案。”

“是!”

蒋飞白这才大踏步离去。

他走出宫殿,按照原路返回。

以前,他的心中满是要逃出黑暗世界的激动,这一次他的心中也一样激动,却是完全不同的激动。这一次,他是真真正正地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他有理由说,他逃过一劫。

如果不是因为他反应机敏,如今,恐怕真要把他自己搭进去了。

蒋飞白一边是舒了口气,另一边,他也更是记恨上了唐承念。

若不是她搞出那么多花样,他何至于……

“砰!”

蒋飞白太专心致志地思索了,竟然撞到了人。

对于一名修士而言,这可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谁……孙苏蔚?”

蒋飞白一怔,他如今推开的门,乃是唯一通往地下堡垒的。

孙苏蔚怎么会来这里。

“你怎么敢进来?外面没有人拦住你吗?”蒋飞白问道。

他以为孙苏蔚只是误闯,便沉声道:“快出去。”

孙苏蔚微微一笑:“出去干嘛呢?我要进去呀。”

“你去里面干什么?”

“有人叫我。”

“……你去见谁?”

“我去见城主。”

蒋飞白咄咄逼人,孙苏蔚对答如流。

蒋飞白先是一怔,继而恍然大悟:“你是……新士君?”

这只是一个试探性的猜测。

然而孙苏蔚点了点头。

他竟然点头了!

宝宝一直咳嗽怎么办
什么药治疗心律不齐效果好
如何给小孩健脾
孩子干咳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