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信托业弯道刹车

发布时间:2019-08-15 16:28:31

规模日渐庞大的资金池业务突然受到监管机构的重视,引得众多业界人士担心会再一次陷入“风险的漩涡”

日前有消息传出,已经“叫停”信托资金池业务。消息一出,立刻引起了舆论一片哗然。

“‘资金池’通过期限错配募集资金,以短借长投的方式展开运作,这必然造成借新还旧的现象。”部分支持叫停者甚至认为,在借新还旧过程中,如果持续出现项目收益不能覆盖融资成本的情况,恐怕会形成信托版的‘庞氏骗局’。而且即使项目不出现问题,信托机制难以解决的流动性问题也会导致同样的结果。

然而,就在“叫停”消息沸沸扬扬之时,《新商务周刊》记者向多位信托公司人士求证后,却发现,部分公司表示并未接到类似的通知,还有信托公司回应监管部门只是对资金池项目进行窗口指导,并没有“叫停”。来自信托公司的信息显示,目前只是暂时停止报备新项目,存量项目仍可继续运行,据悉,监管部门将会进一步出台对资金池业务的规范。

信托的普及和风险

“‘资金池’最早是由跨国公司的财务公司与国际银行联手开发,以统一调拨集团的全球资金,最大限度地降低集团持有的净头寸为目的的现金管理手段。之后逐渐被金融机构发展成为以一定配置方式为条件,使池内资金流入流出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将资金用于投资谋利的资产管理方式。”一位信托业从业人员向记者介绍,“银行理财、基金均为典型代表。”

但随着银行理财资金池屡受诟病,在银信途径受阻、资本市场沉寂、市场利率下行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信托版本的资金池也开始大量出现。

“信托公司的资金池业务在近两年发展的比较快,但是由于目前的确出现了一些‘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所以引起了监管机构的重视。”一位信托业资深人士如此解读“窗口指导”的由来。

中国信托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2009年、2010年、2011年底中国信托业的信托资产规模分别为1.22万亿、2.01万亿、3.04万亿、4.81万亿,而2012年6月末更是达到了5.54万亿。

收不住的信托

2008年以来,中国信托业的资产规模几乎每年以约一万亿元的增长速度刷新纪录。

“主要得益于中国经济在过去10年保持两位数的高增长速度,使得国民财富迅速积累,居民对投资理财的需求迅速增加;在分业经营、监管的体制下,信托公司相比其他各类金融机构,投资范围较为广泛,投资方式较为灵活;持续的银行信贷规模管控环境下,信托公司满足了企业的融资需求。”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所长邢成博士在接受《新商务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

根据《2012毕马威中国信托业调查报告》所述,尽管全球经济形势动荡,欧债危机不断深化,信托行业2011年却继续保持了高速的增长态势。2011年全年,受托管理的信托资产增长了人民币1.77万亿,涨幅达到58.25%。

得益于信托牌照的稀缺性和全面性,信托业从规模上一跃成为金融业的第三大产业并向第二大产业——保险业发起挑战。虽然种种迹象表明2012年的增长幅度会放缓,但预期信托规模在年底前超过保险,也并非没有可能。

规模和利润增长的同时,关于风险的担忧也在加重。信托产品的收益率普遍高于其他理财产品,“2011年信托行业的平均收益率能达到8%左右”用益信托工作室研究员徐颖风认为,近几年信托的收益率一直较为稳定,大量投资人从其他领域转投信托。

然而规模本身并不与利润直接相关。

根据公布的64家信托公司年报的不完全统计,2011年与2010年相比,信托行业净利润的总体增长率为47%。2010年信托手续费和佣金收入首次超过固有业务收入,目前行业利润依然主要来源于手续费和佣金。

《2012毕马威中国信托业调查报告》认为,利润本身并不是评价一个信托公司表现的最好标准,因为它有可能被高水平的不可持续的固有业务收入歪曲,而手续费和佣金收入指标则更为稳健有效。虽然行业整体表现积极,但仍有一些信托公司利润出现下滑,说明手续费和佣金未能实现增长和固有投资收益在下降。

(,)研究部金融产品组认为,在新一轮财政扩张政策下,近期迅速膨胀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类产品,可能将成为信托业新的风险点。在经济长期低迷的情况下,这些融资主体的资金链可能出现问题,风险将逐渐暴露。

限制银信合作

“银信合作”一直是信托业饱受热议的话题,也同样是监管层最为“重视”的部分。

自将银信合作引入信托,为信托公司最初解决生存问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业务来源。银信合作快速提升了信托公司的业务规模,也解决了信托公司的营销瓶颈。然而,被动管理的银信合作业务一方面无助于信托公司向真正的财富管理机构转型,另一方面也为银行业转嫁风险规避调控埋下了隐患。因此,从2010年起,银监会发布了一系列新的监管规定,以限制此类产品的增长。

2011年6月,银监会再次颁布了《关于做好信托公司净资本监管、银信合作业务转表及信托产品营销等有关事项的通知》,对银信合作业务作出进一步界定。

银监会2011年对银信合作展开了深入调查,银监会非银部也协调各银行监管部门对商业银行的转表工作进行了确认。为进一步加强监管,控制银信合作的通道类业务,2012年初,银监会叫停了同业存款和票据信托产品。

受监管政策影响,虽然公布的新发行银信合作的产品数量从2010年的5577只增加到2011年的8946只(来源于用益信托网),期末余额由人民币1.66万亿增至1.67万亿元,但占比由2010年的54.61%下降为2011年的34.73%,增长趋势明显放缓。

监管机构是否在否定银信合作业务?业内人士表示并非如此,“只是在要求信托公司向真正的财富管理机构转型的大背景下,通道类的银信合作业务不利于信托公司居安思危早日实现业务转型。未来,信托公司应该思考如何从合作领域、合作方式等方面将银信合作业务转化为真正的资产管理服务。”

“对于‘真正意义上的’银信合作,我是绝对支持的。”邢成表示,但目前有些信托公司和银行名实不符的“银信合作”仍然存在的。

信托的“风险”争议,还远没有结束。

河南治疗牛皮癣专科
哈尔滨专治男科最好的医院
河南专科研究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